傻大木

蒙特祖玛的日记本(上)

Attention: 

抱抱梗 

日记体 

雷德x祖马或祖马x雷德 


1. 


我的名字是蒙特祖玛,印加王族的末裔

自记事以来,那屈指可数的几个亲属就常问:

 “蒙特祖玛的愿望是什么呢?” 

我一直回答: 

“使王族复兴。” 

不明白时只是复述,明白了后也疲于寻找自己的意志。 

因为只要这样说,一切都会很顺利


 2.


不知为何,家族的长辈们认为现在的我不适合做王 

我想是我还不够强大 

所以我选择去追随最强的嘉德罗斯大人


3


和我一起追随嘉德罗斯大人的,还有一个应该叫雷德的红毛 

他把他的脑袋摇晃成地震中的红叶李子树,问我他的头发好不好看

 我想了想:

“没有金色好看” 

于是那个傻子第一次冒傻气,要去把头发染成金色的


4


雷德要去染发 

我不许

雷德问我喜不喜欢红色 

我说没感觉 

雷德要去染发

 我不许 

雷德问我为什么 

我也不知道 

后来我把雷德打了一顿,提到染发就打 

再后来雷德就保持了一头红毛


5


我们参加了凹凸大赛 

嘉德罗斯大人毫无悬念会赢 

我不想活了,死前我想看这世界上最闪耀的金色称王的样子 

顺便再多没收几本雷德的恋爱小说


6


天空过分晴朗 

嘉德罗斯大人日常去找大赛第二磨合感情 

雷德在发呆 

我把面瘫脸换成严肃脸

 “雷德,你怕死吗” 

“这是什么蠢问题” 

好不爽 

于是我扭头就走,不想看到这个笨蛋


7


我和雷德的距离没能拉开 

因为他主动凑了上来 

“祖玛是在关心我吗?安心我没那么容易死的,我现在还想活久一点。如果祖玛你害……”

 抱歉,羽蛇,但我一定要拿你砍烂这家伙的嘴。

漫画结局不对!!

不对!!!不对!!!不对!!!
天野娘的插画里戴着奶嘴的纲吉,里包子说的让纲吉活久一点的话,都在暗示27是阿尔科巴雷诺下一任的太空。
弗兰的身份还没有解释,什么狗屁的残存一族
漫画的结局不对!!!这不是天野明想画的故事!!!
这不对啊!!!!

语c群一角

冷热流拟人x

如果剑柄是尾巴的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紫堂幻/性转:

这个感觉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冷流【长年撸串】♂:

老实说,我没看懂/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紫堂幻/性转:


加工/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热流【一脸吃瓜】♀: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冷流【长年撸串】♂: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最后的骑士】安迷修: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比嘉德罗斯帅】格瑞:




伪告白系列/紫糖

紫堂幻:
金,你知道吗?
近视眼的幸运是,摘下眼镜后,再小的光点看起来那般明亮的圆晕。
遇见你之后,世界都亮了

我的手牵着月亮

我的手牵着月亮,不许她走。
“你要是不陪我,我就不睡”
月亮什么都不说,派风把卧室的窗帘拉开,淡淡的光就倾泻进来
“好好睡觉”

【瓦尼塔斯的手记】扭曲的执念 中

瓦尼斯塔已经分不清,是路易的残念影响了自己,还是自己对于诺的执念,唤醒了同样扭曲的路易的意志。

这份感情,究竟是自己的渴求,还是与路易同化后受到的影响?

【没关系的啦,多米,你看——】

苍月清冷的光流淌,淹没地面,草木颓靡,寂静的万物迎光处,镀着一层妖异的蓝魅。

银发紫眸的三头身吸血鬼,在沉寂的墨绿色庭院里,拉着眼睛里闪着泪花的多米,旋转在被称为不详的蓝光下。

发丝通透,月光穿过去,又流连在雪白的衬衣上,朦胧一片荧蓝。

欢快清脆的声音赞美着:

【——多么美丽的苍月啊!】

和庭院中泾渭分明,隐藏在黑暗里的路易,阴晦着双眼,看自己的妹妹和诺旋转在苍月的光辉下。

诺,你从来都不知道,当时的你,美好到仿佛下一秒就要飘散消失掉一样。

可以的话,我想用我生命的所有时间,在你旁边看你笑,而现在活着本身都让我如此厌恶。

只有你,只有你是美好的存在。如果是你的话,被你杀死的话,都是最好的死去的方式。

【你,看见过闪着鲜红光芒的繁星吗?】

眼睛盛满泪水,眼前的苍月变成了无法触及,飘荡破碎的幻影。

瓦尼塔斯的笔记 分析 2017.6.20

“混沌”是一场实验事故,造就了拥有改变世界式的力量的吸血鬼,和会因世界式的改写而改变自身性质的碧石。

根据能量守恒定律,不存在凭空出现的能量,那么通过改写世界式而获得的能量,我猜测是从这个世界强制性直接提取。

这导致了世界的能量的不稳定,引发了世界的第一步自我修复:

即消灭引起不稳定的最明显存在:吸血鬼。

这是苍月的吸血鬼诞生的根本原因。并且,红月的吸血鬼由初代到一代代吸血鬼繁殖,苍月的吸血鬼可以是人类诞下的。

拥有最强力量的红月的女王,因为某种特殊能力,估计和观测世界式规律有关,得知了这一点,但她太过仁慈寡断,没有戳破。

但是普通的吸血鬼也会有抵触感,所以苍月的吸血鬼被排斥、最终凭靠世界天生的偏袒,间接完成了世界自我修复的目的:

创造了毁灭红月吸血鬼的瓦尼塔斯之书。

苍月的力量应该更为强大,而吸血鬼没有全部扑街的原因,是女王承担了大部分的毁灭的力量,以至于危在旦夕,一睡不起。

估摸红月的吸血鬼之边,路奇病了姐疯了哥,再能当苍月的肉盾的人选没了。所以红月的吸血鬼对于苍月的吸血鬼出现的可能性,尽量扼杀到最低。

路易应该就是,出生在苍月下的吸血鬼。为什么没被抹杀,应该是他爷爷脑子不正常,想观察观察苍月的吸血鬼,或者同时用来当一个随用随杀,专门为培养一个自己想要的观测对象,而准备的存在。

那个观测对象就是诺。

而瓦尼塔斯的父母被杀的原因,也都是红月吸血鬼对苍月吸血鬼的抹杀行动导致的。

教廷猎人的力量也来自于对世界式的改写,属于可控范围内。

教廷里那个莫洛博士,就是对世界式、苍月的吸血鬼有所研究,拼命收集像瓦尼塔斯这样的存在,所以称呼其为“我重要的试验品”

世界自我修复的第二步,就是等红月的吸血鬼死光之后,除掉仅剩的苍月的吸血鬼。

就好比电脑里病毒死没了,消毒软件就被删了一样

而没有特殊力量的人类将继续存在。但是瓦尼塔斯因为苍月的吸血鬼的原因,被剥夺了身为正常程序,普通人类的身份。

萨露拉丹同为苍月下诞生的存在,更接近于世界所期望的,攻击力消灭力强的存在,所以自我意识不是很强大

而瓦尼塔斯,没有经历过那只特殊的苍月的吸血鬼的经历,为了继续活着,和对苍月的吸血鬼的恨意,只执着于让红月的吸血鬼继续存在




【瓦尼塔斯的手记】扭曲的执念(上)


“你有这样的权利,只有一次机会,让时间的式倒转、改变一切,回到所有的事情发生前”

扭曲破散的黑色长影,世界无解式的不合理,湮没瓦尼塔斯的上身。曾被称为路易的,今已不知为何的碎影的,空洞的疯癫的眼与瓦尼塔斯直视

“只要把,只要把诺·阿尔茨韦斯特,把那个人,那个人的真名,夺走!才能夺到他!”

“不……”

瓦斯塔斯手抓紧了他的黑发,蓝色的眼恐慌的瞪大,触目所及是空无式的混沌,

“这不是我的意志,我不想……我不能篡改诺的存在”

穿透一切的声音在嚎叫:“阿尔希韦斯特不该继续存在!不该!无法控制,不该!他们一族的存在就是祸端!他的幸存就是不幸!”

“不是这样的……不是的!我不是这么想的!”瓦尼塔斯的手指死死抠进肩膀的软肉,麻木的身躯不做反应

诺是世界上最好的存在,谁都不能干预,任何人都不允许、不允许碰触诺的式!

可你就是这么想的

明明这就是你渴望做的

杂音汇笼,仿佛有狂风飙过,手记的页码疯狂的翻动,仿佛孩童天真残忍的低喃:

“为什么,为什么否定你自己的意志呢”

愿君得见,亲启此笺


我一套一套的刷题,不知疲倦,夜深灯隐,母亲累了,离开去休息

剩下我,在空荡荡的房间里,面对灰色的数学卷、和不坐人的长椅,一个人

随关门的一声噪响,我突然提不起继续学习的兴致,仿佛沉入几何图形的灵魂,被打扰惊醒。像每日梦中睡醒时坐起一般,从卷子里回笼到身体

我把手机拿过来,翻开qq,和你的最后一条聊天消息仍是一个星期前的。

把弄着手机,只是写太久了,不想学了。我这么认为。

可我如果真的只是不想学了,为什么也不想去逛淘宝,不想去读一直追的夜风的小说,也不想去看bilibili的视频

只是一遍一遍看QQ,从会话到动态,没有意义的一遍遍重复

结果,我还是想和你说话,可又觉得,第一个张口,我就输了。

那么就悄悄话好了,这样你就不知道我是谁,即使直接能猜到,也不算什么

删删减减,编辑不停,犹犹豫豫,最终写了最满意的说辞,发送,却发现自己没有允许使用悄悄话

兜兜转转查找,好不容易开启,又是一阵斟酌辞藻,发了消息

我发了一段段咄咄逼人的陈述句,打算一个反问,然后开怼的下一句话

q q提醒我,要等对方回复才能继续

神经病!什么烂问号!一点意义都没有!

我气愤的盯着屏幕,一串一串聊天气泡发过去,像深海里突然冒出来的水泡,似乎是在上浮的样子,却不见浮出水面,也不知到底是不是在上浮

闹不好你也没开悄悄话

那就太糟糕了。得让你看见我的悄悄话,去开启。不能是因为我,但得让你知道,有人给你发了悄悄话,还不当你判断是我给你发了悄悄话

于是我去找了你和我共同的好友,迅速打字,一串言语发过去,没有回复

想到不能让她觉得是我服软,再一串

怎么还不回复?又一串

石沉大海。

这条路也走不通,思考了遍能做我们之间的中间人的人,余下两个不好打扰……

我想起了你的侄子。我向他坦诚你我吵架了,需要他的帮忙。

没有回复

遗憾还是太晚了,这个点似乎大家都已经睡了。

又有一点懊悔,哎哎,在同辈面前失了颜面,在小辈面前失了形象

可是我仍然不想去和你开小窗,私聊。我把qq动态改了设置,从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空间,到所有好友都可进入空间。

再一个个把加的师长禁止进入。

qq空间了发,半夜不睡觉不学习,鼓捣悄悄话get

我尽量暗示了,可悄悄话的窗子也没反应。

qq自动提示点赞的好友,这些叮叮咚咚的消息里没有你的名字

没有耐心等到明天,忍不住这一晚的长夜

我想起了你和我共用,你偶尔会写些小文章发上去的lofter

所以,如此这般

还会妄想,如果你看到了,明天会不会打电话,委委屈屈的,说那句熟悉的老婆我错了

不过你也没错,所以我还得道歉,你就会搬出老剧本问我,佯装威胁,凶凶萌萌的样子:哪里错了?

我要是回答具体哪里,你就不住地问还有呢,还有呢,答到我从认真交代,到天南地北胡诌一通,到语尽词穷,可怜巴巴最后结尾:我哪都错了

但我要是一开始就回答哪都错了,你就会气愤的扭头不看我,留下几个字,这句话我已经听腻了!

想想就想笑

要是更惊喜一点,你来我家找我,可我明天上午去听讲座,那你就一个人被关门外了

那可怎么办,得写下让你自己知道,预防你犯傻,在亭子里等我到仲午

但又闹不好,说不定你明天有课,压根就不来,或者没看到

希望你看到








5.20奥兹的情诗

爱丽丝,爱丽丝

我想在高高的象牙塔里只有我和你

我想和你一起数太阳的下落和升起

我想每次回头都是两道绵延的足迹

那样的话,每一次呼吸都是欣喜